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 作者:
  • 时间:2020-07-27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早年前,周世强关心教育,曾是“全登华小数学比赛”的功臣。

办活动搞社团参与政治做慈善,天天离不开策划与安排,爱上动脑筋的人,生活可以变得充实又有意义,人生可以不留白,充满色彩。

在甘马挽土生土长的《》甘马挽华团联络主任周世强对办活动有莫名的执着,喜欢搞活动的满足感、与人群接触时的责任感,一股与生俱来的原始冲力,在忙碌的社团生活伴随着他走过数十年岁月,头发由黑转白,只要太阳从东边升起,他睁开眼睛,就是与活动分不开。

有人说办活动吃力不讨好,对周世强来说,却是一种满足和成就,多少钱也买不到,天生的使命感,是时下宅男宅女难以理解的事。

社会上总有一些人有过人的承担能力,愿意背负更多的社会压力,在搞组织、办活动及策划慈善活动,背后的推动力,是一股满足感以及对社会的责任感。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成为中文报章代理多年,周世强至今依然为报纸而忙。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周世强与爱孙周昌泓(左)感情深厚,经常出现在报摊。

魄力十足不退休

从年轻到现在,周世强组织活动的动力不曾间断,魄力绵绵不绝,虽然有想过退休,但是却未能如愿,每天清早派完报纸后,就会招朋结党,到茶室喝茶交流,为下一个活动而忙碌。无论是全国或是地方性质活动,他都照办不误。

在甘马挽土生土长的周世强担任过船务工人、杂货员工、油站工人及板厂承包工,再转行报界服务20余年,直到今时今日,无论身在何处,担任什幺样的职位,拨打电话召集人气搞活动的冲动,丝毫未减。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周世强无时无刻检查手机的资讯。

孔庆豪引导走入社团

20来岁时,周世强感恩遇上了时任马青甘马挽区团团长已故孔庆豪,引导他走入社团,举办各类活动,组织社会工作。

他不能具体形容办活动得到了什幺,或者学到了什幺,没有长篇大论的解释,性格率直的他,“满足感、很爽!”——是简单又直接的答案。

现年71岁的他,1958年在关丹中华中学毕业,由于政府改变政策,对国文科的要求高,导致他未能继续升学,到龙运工作了一年又11个月后,就回到甘马挽,开始了精彩的人生岁月。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所有活动留下的点滴,都以照片留影,周世强得空时会回味过去。

感谢太太持家有道

全天候为活动及事业而忙,纵使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养妻活儿的周世强与太太何凤玲夫妻之间互相迁就与协调,都能圆满解决分歧,达致双赢。

他感谢太太的贤慧,持家有道,教养孩子费尽心思,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能专心搞活动,专注事业。

“我有两个外孙、四个内孙,理应是在家享受天伦乐的时候,不过,我还是很享受办活动。”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天籁之音全国歌唱赛”举行,身为工委会主席的周世强是功臣之一。

办全国歌赛成佳话

在甘马挽活跃多年,周世强年届71依然活力四射,目前担任甘马挽华社救灾委员会秘书以及甘马挽俱乐部秘书。

甘马挽经历浩劫水灾,在当地领袖拿督苏国贤的引领下,当地华社组织救灾委员会,为当地灾民提供第一线援助。他担任甘马挽俱乐部秘书职多年。在2010年,他担任了“天籁之音全国歌唱赛”的工委会主席,活动圆满结束,成为佳话,当时,着名歌手赖冰霞也在现场。

睁眼就想着策划 周世强享受搞活动岁月

甘马挽俱乐部常年举办不少活动,当中泼水节是核心活动。

不当主席只爱当秘书

周世强说,他虽然爱参活动,喜欢人群,不过,却不喜欢当主席,只喜欢当秘书,做幕后工作。

他喜欢策划性质工作,偏爱安排职务,喜欢领导的性格,天天喝茶安排活动成了日常不能缺少的环节。

“甘马挽有很多善心及热心人士,我不用担心钱,我们办活动很放心,没有后顾之忧。”  

身兼多职文笔好

“我曾担任潮州会馆理事,同时成立潮州会馆青年团,并担任秘书一职,于是年成立潮州会馆图书馆,获得当时任职原产部长的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林敬益医生,前甘马挽国会议员拿督依斯迈赛益及前登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玛旺莫达3人,每年共资助图书馆一万令吉作为购书经费,这是唯一一间由乡团所成立的图书馆,迄今,存书约万册。”

周世强在担任潮州会馆理事时,曾撰写一篇数千字的文章,《潮州的由来》、当年刊登于《》及《中国报》,此文也刊登于马潮联会特刊及国际潮联会特刊,深获好评。

报界生活多姿多彩

在瓜登认识了时任《通报》记者符史山,改变了他过去20年的生活模式,拍照、写稿、招广告及派报纸,在新闻线上冲刺,刺激和有趣,符合他外向的性格。

“当时,我受到了招揽,到《通报》担任通讯员,负责写甘马挽的新闻,较后已故《》东海岸办事处主任欧阳松招我做通讯及代理,就这样,我开始了写新闻的生涯,以稿计酬,甘马挽读者有机会看到当地新闻。”

当时是纸媒全盛时期,摄影界还是菲林时代,他依然记得甘马挽的柏华嘉厂(Perwaja)开幕,拿着笨重的相机拍摄了一个晚上。

“当时,我没有津贴,写1000个字6令吉。”

虽然已到了乐龄阶段,直到今时今日,他依然是中文报代理,每天坚持阅读《》和《中国报》,风雨不改。

声称活到老做到老的周世强晚年过得写意,天天做工,除了派报纸就是喝茶,为社会尽绵力。